草莓黄瓜向日葵芭乐视频

草莓黄瓜向日葵芭乐视频

黄色低领毛衣,短款小外套,深蓝色牛仔裤,一双李宁牌运动鞋。

宋玉清的打扮永远都是那么时尚,好看,且年轻。

“请进。”王直微笑。

换了双拖鞋,宋玉清把包包往旁边一放,然后去洗了个手,倒了杯水喝。

噫?

好熟练啊……

“今天表现很不错,王直。”宋玉清随意地坐了下来,把一头栗色长发盘了起来,毫不做作的样子就像在自己家一样。

果然,鲁迅诚不欺我。

一回生,二回熟,三回……

“嗯,靠对手衬托。”王直谦虚道。

宋玉清白了一眼:“得意忘形,下一场对10班,准备好了吗?”

“让他们一只文蓁芃。”王直不以为意。

清新动人短发美女笑容灿烂可爱

宋玉清一怔:“真的假的。”

王直望向宋美女:“你该不会是10班的班主任吧?”

宋玉清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,道:“说回正事,为什么拒绝特招,不去华夏军防大学?”

王直呵呵笑道:“因为你不去啊。”

宋玉清道:“那是不是我去华夏军防大学,你也去?”

“你认真的?”王直怔了。

宋玉清道:“说笑的,不过我下学期确实不再教了,可能继续深造,也可能加入道场。”

“真的?”。

“你好像很开心?”

“这都被你看出来了。”

“我记得老师之前好像答应过,如果我晋级校内选拔赛第二轮,会给一些鼓励来着?”

“有吗?”宋玉清诧异。

王直义愤填膺:“竟然装傻!”

“好吧……”

宋玉清也知自己被王直讹了:“那你想要什么鼓励?一声奥利给?”

王直嘿嘿笑了两声。

那笑声,那笑容,还有莫名的眼神和颜艺……

“今晚,我想要老师……”

“帮我多补习一轮!”

“十二点结束可好?”

宋玉清微微诧异,还是点了点头: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月底就要第一次模拟考了啊!”

“是哦。最近忙着安排进符文曲境的事,都快忘了。”

“进符文曲境?等等,我们班该不会是宋老师您亲自带队吧?”

“是啊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那我可不可以申请不去?”

……

王直火了。

姑且不论真假王爽弟弟这个梗。

单单只是他带领两个从未在校内选拔赛露过脸的队友,进入第二轮,也足够他火遍明州中学。

两场比赛,两个MVP,五次击杀。

什么概念?

统治级别的实力啊!

看比赛可能都被文蓁芃的颜值和身材吸引,但赛后仔细回味,再看一看数据就会发现——

王直,好狠一男!

连灭闻达,王子婷两个单挑好手。

这战绩没水份。

是纯金的!

现在如果还不把王直放眼里,那就真的脑残了。

王直的资料一开始就是10班放上去的,只不过后来发酵得…有点大。

7班群里,热议纷纷的同样是王直。

只不过……

现在这个没存在感的队长,也不会理会这些就是了。

经历过大风大浪,就知道这些都只是过眼云烟。

浮云一片。

“嗯。”

“这些赞美词用得真贴切。”

“我爱听。”

王直心满意足地合上手机,美滋滋地睡去。

……

翌日清晨。

正常作息时间。

“王直,别骄傲了哦!”纪筱雪在跑步时,细心叮嘱。

“骄傲什么?”王直道。

纪筱雪道:“校内选拔赛每一轮的对手都要比上一轮更强,10班虽然评分是A,但真实的实力差不多是A+,上学期曾进入过四强。”

“对。”王直点头:“就像我们,评分是A-,真实的实力差不多是S-。”

纪筱雪:“……”

“放心吧,没拿冠军前我是不会骄傲的。”王直道。

纪筱雪的脚步稍稍变慢了一点。

嗯?

王直转过头,望向似乎有心事的小兔子。

“王直。”

纪筱雪抬起头,轻轻咬着嘴唇,看着王直的眼睛:“如果决赛我们遇上……”

“我不会手下留情的。”王直微笑。

“嗯。”

“我也不会。”

尽力。

才是对对手最大的尊重。

身为队长,更是要对自己的队伍负上部责任。

这是纪筱雪的理念。

同样,也是王直的信念。

……

早上的切磋。

纪筱雪比平时要更加认真,连话也变少了许多。

切磋结束后,纪筱雪就去了道场。

和队伍一起磨合。

她压力也不小。

今年已经是最后一次高校杯了。

下一场是老对手8班,拥有校第一T的程涛,和校第二ADC洪豸炮。

一攻一防实力不俗。

如果不是缺了关键的第三人,8班的评分绝不止A+。

“叮咚~~”

门铃响起。

“谁啊?”郭姨打开门。

见到穿着淡色小毛衣,留着黑色长发,高筒靴子的林夏,微惊了一下。

“阿姨你好。”林夏礼貌地打招呼。

“你好。”郭姨打量着林夏,视线落在胸前,倏地睁大眼睛:“噢!你是那个谁……”

“小直!”

“你朋友来看你了!”

郭姨大喊,转过头对林夏说道:“别客气,快进来,外面冷。我刚才还以为是筱雪又来了呢,小直这孩子,早上刚刚才把人送出门。”

林夏正换着鞋子,动作微微一僵,随即若无其事地继续穿上拖鞋,礼貌一笑。

“小直应该在健身房,来,我带你过去。”郭姨笑呵呵道。

“好的,谢谢。”

……

健身房内。

初级神经反应训练器械。

王直正在五彩灯光照射下,苦练闪避。

早上状态不错,终于通过了昨天一直困住的第十九关,正在尝试第二十关。

哗~~

灯光黯淡,显示屏上出现失败字样,王直轻吁口气。

呣。

好难的说。

噫?

谁在敲玻璃?

王直回头看去,见到林夏微微诧异了一下,不禁眨了眨眼睛。

打开门。

“hi~”林夏挥挥手。

“不好意思,里面有音乐,没听到。”王直之前是不开音乐的。

但去过战舞刀岛后,想法有些改变。

无论是距破舞者还是比翼舞姬,步法都有明显的律动感。

可以尝试一下。

“没关系。”林夏好奇地看着初级神经反应训练器械,“这和道场的不一样呢。”

“初级的。”王直苦笑:“不过也好难。”

“我能试试吗?”林夏道。

(今天就两章了,帅气多金的读者们,苦逼作者明天要提早去上坟,睡觉去了,没存稿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