筷猫二代

筷猫二代

..co,最快更新空间农女:将军赖上我最新章节!

“我突然想起一件东西还没拿,先回去,一会儿再过来。”玉瑶立刻镇定下来,转身的瞬间,她都能听见剑退出剑鞘发出的声音。

不过她依旧神态自若,气定神闲的往来时路走,没有半点的慌张。

“玉夫人,不如您说是什么东西,让奴才过去帮忙您拿?这样可以吗?我怕可汗等着急了,到时候怪罪下来,奴才怕承担不起。”那下人低头垂目,带着几分谦卑的样子。

“看来可汗找我是因为非常重要的事,既然这样……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,咱们走吧。”玉瑶心里生出了盘算。

看来她刚心里的这股不安已经得到证实,他们这些人真的有问题。

这凡达跟夜赫等人应该被他们的人控制了,而能够让他们没有任何抵抗的,恐怕这人都是值得他们信任的人。

就不知道这人到底是谁?

还有,凡达那些人应该被关起来了,既然没有声张,恐怕是被下了毒。

如果真是这样,那她……

玉瑶正想着,她已经走到了凡达的房间。

里面传来一股若有似无的清香,这香味一般人很难闻到,而玉瑶的鼻子异于常人,这才能将嗅到味道。

山花灿漫中纯美女生甜蜜笑浅极其勾人

“玉夫人,进去吧,可汗正在里面。”这下见人已经送进去,顿时觉得放松下来。

“嗯好!”玉瑶立刻点头,抬脚走进去。

玉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,她才刚进去,脖颈上就被架上了一把刀,森寒无比。

“别动,敢出声就要命!”低喝一声顿时推了玉瑶一把,直接将人给推进去。

玉瑶到底没有半分害怕,踉跄了两步这才站稳。

“不用推,我自己会走。”玉瑶缓缓进了内室,就发现凡达身无力的躺在床上,身上的伤口似乎又裂开了,伤口都渗出血来。

旁边的夜赫手软脚软的躺在地上,身上也带着伤,看来这家伙中毒了。

跟她猜测的一样,这些人果然将凡达给控制住了,还有夜赫的人,恐怕也都被杀了。

“这个蠢女人?怎么也被人抓过来了?”夜赫眼中透着几分奚落,说出的话却带着几分关切。

玉瑶勾勾唇,“如果我蠢那不是更蠢?不仅自己被抓,连家可汗都没保护好,还有夜老……”

“……可恶的女人……”夜赫觉得自己不能跟这个女人说话,否则自己真会被他气死。

“吵什么吵?现在就等我家主子过来,到时候一并将们送上路,别急,到了阎王殿再说不迟。”这人一双眼睛犀利透着厚重的杀气,眼神落在凡达身上时,更恨不得扑上来啃上几口。

“夜泽,这到底是为什么?”夜赫?夜泽?难道他们……

“我的好大哥,跟着凡达到底得到了什么?有什么好?这个凡达就是缩头乌龟,竟然想跟北辰国投降?

简直可笑,这三座城池可是咱们草原的勇士用命换来的,凭什么他说还就还?而且还不让咱们抢他们的粮食,不能杀人?凭什么?

知道北辰国人都喊咱们什么吗?叫蛮夷!既然这样叫了,为什么不更野蛮一点?

等我将们杀了,到时候就进城去屠城,或者让女子为奴,让男子当牛做马,让他们都卑微的跪在咱们面前,到时候整个邹城的东西都是咱们的,岂不是更好?”

这夜泽正是夜赫的兄弟,他们是同父异母,而他们的母亲正是嫡亲的姐妹,这样的血亲关系,让夜赫非常信任夜泽,甚至将他亲自带在身边调教,没想到他竟然亲手教出来一头白眼狼,还是只早就投靠那耶的狗。

那耶正是草原上另外一只部族世袭出来的可汗,他也是凡达在草原上最强劲的对手。

这次正好借着夜泽的手将凡达给除掉,一干二净,他恐怕很快就会赶来了。

“大哥,都说良禽择木而栖,既然凡达都要死了,那何不乖乖顺从那耶可汗?到时候有我的保举,一样能成为那耶可汗手中的将军,岂不是很好?又何必非想不开陪着凡达等死呢?”夜泽对这大哥还是念着几分情意的,所以出声道。

“放屁,我夜赫这辈子都只会跟着凡达可汗,绝不会改投他主,夜泽,可汗待不薄,甚至把当兄弟对待,先把可汗放了,我任由处置。”夜赫对凡达忠心耿耿,到底是脑子太直了,并没有看清楚夜泽的真面目。

“夜赫,傻吗?这个弟弟可不是这么好心的人,他这是想要利用呢?这凡达的兵就在外面,如同凡达死了,可就成了唯一能够掌控他们的人,这会儿拉拢自然有用。”玉瑶将夜泽的心思看得一清二楚,这男人的心机,恐怕十个夜赫也不是他的对手。

“闭嘴臭女人,我跟我大哥说话插什么嘴?”啪的一声,一巴掌落下来,力道之大让玉瑶的嘴角挂上了血痕。

“夜泽!”凡达低吼一声,一双寒眸充满蛛网一般的血丝,看起来愤怒到极致。

“凡达,这身上不仅被下了软筋散还中了毒,再加上的伤……啧啧!没想到还没死,不愧是草原上最厉害的雄鹰。可惜啊……今儿竟然折在我手里。”夜泽将目光对上了凡达,虽然心里还是有几分畏惧,硬撑着没有怕,可还是不甘的去了旁边。

“玉瑶,怎么样?”凡达眼底满是心疼。

这个男人……如果真喜欢她,她改还不行吗?

玉瑶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吸引了凡达,难道他就是有受虐的倾向?

不见得吧?

不想了,他喜欢谁关她什么事?现在周围没有其他人,正好跟他说说之前商量好的事。

“凡达,如果我说能在草原上种植的种子我已经找到了,那是都真的答应停战?”玉瑶重提起这件事,不仅凡达,连夜赫都跟着一愣。

“喂女人,是不是被夜泽那个畜牲给打傻了?咱们这副样子,难道不是该想想如何出去吗?”夜赫趴在地上,因为挣扎了几下,身下的鲜血流成了一股小水哇。

“出去?为何要出去?咱们不仅不用出去,还要等着他将咱们亲自送出去呢。”玉瑶这会儿绝对相信陌染,这么久没见她回去,陌染能待的住才怪。

外面那点情况,连她都能猜到,恐怕陌染一个照面就能感觉到不对,到时候想救他们,自然非常容易。

看到玉瑶这副自信的样子,凡达的眼睛都变的雪亮。

“是不是他来了?”凡达小声的嘀咕道。

“嗯?!”玉瑶以为自己听错了,挑眉,看来这男人真的很了解陌染。

“说,到底答不答应?”玉瑶并没有回答他,不过凡达心里可以说五味杂陈,真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了。

“觉得我还有别的选择吗?不过也别太小看了夜泽,也看出来了,他心思比夜赫缜密多了,而且武功也不弱,他手底下有两千多人,就算那个人单枪匹马的进来了,恐怕也有一场硬仗。”凡达也不傻,既然猜到陌染进来了,那自然就知道他恐怕就是一个人进来的,否则不会没有惊动任何人。

这点他还是相信自己的将士的。

“嗯,这个夜泽我知道他不错,可惜他遇到的人是陌染,就是条龙在陌染面前也只能卧着。”玉瑶身上强大的自信像是会发光。

这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相信,凡达觉得心在刺痛。

这个女人竟然这般爱陌染,这种毫无保留的相信他,恐怕是他这辈子都没办法得到的吧?

凡达在心里自嘲一笑,只觉得这个女人似乎是那么遥不可及,恐怕在她心里眼里从来都没有他的一丝存在。

联想到这种可能,凡达心里生出了几分挫败。

他之前一直都不理解自己母亲为何一直深爱着父汗,他的夫汗,就是草原上的英雄,虽然父汗心里是爱着母亲的,可依然还有其他的妻子,跟陌染比起来,父汗的爱根本就不算什么了。

也难怪玉瑶会这般的信任并爱着他,因为陌染值得!

这一刻,凡达清晰的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,纵然他多么的不甘,这一刻也真切的承认,他不如陌染。

陌染的爱更加的纯粹。

“就这般的相信他?”凡达心底认同了,可嘴上还是有几分吃味。

“不相信他难道要相信吗?”玉瑶那清冷的声音,直击碎了他最后那点心思。

这个女人……至于吗?

无端的又被硬塞了一把狗粮。

凡达便是要噎死了,他闭嘴不想说话。

时间一点一滴的流失,夜泽回来了,一直吩咐人守着,他们没有半点逃离的机会。

眼看着夜赫身上的血越流越多,玉瑶出声道:“夜赫,我来帮处理一下伤口吧。”

玉瑶才刚靠过去,夜泽手中的利剑指在玉瑶的脑门上,“退回去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!”

“不是还想利用他吗?如果他这伤再不处理,恐怕等的主子过来,他人都死透了,觉得单凭那几个人,就能压制住凡达那么多人吗?”玉瑶缓缓仰头。

明明这个女人只能仰视他,可无端的,夜泽就感觉自己比她挨半截。

这个女人气场太强大了,很容易就让人跪地折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