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二代·app

富二代·app

   曹吉祥的声音还在朱祁镇的耳边回响着,但这位运气不好的英宗皇帝却是什么都没有说。

   从封沐斌为西平王的那一刻,他便知道有些事情已经逃离了自己的掌控。一旦封了王,便等于可有自己的王府,甚至有自己的卫军了,虽然说人数不能太多,可山高皇帝远,谁又知道表面的服从之下,暗地里不是有一颗燥动之心呢?尤其还是以战封王的王,这种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,更加具体着不可小觑的军事实力。

   只是不封王他们又如何的能尽心尽力做事?西平侯沐斌已然是云南一地的老大了,已然无可在封,无物在赏,想要让旁观的他为自己所用,除了这一招之外在无什么其它办法,这样做他也是不得以而为之。

   虽然说事情的效果的并不是很好,但无论如何,有沐斌在后方盯着,也抽调了岷王一系的不少精力,让他们无法全力的攻入南方腹地。

   一个王位只是起了牵制的作用,朱祁镇心中是有些不满的,但他又能如何?他是皇上不假,他是天子是真,可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,说出的话又有几人能听呢?

   为战而封王对皇上而言,就等于是将手中的权力分出一部分,这或许可以看成是一种耻辱的表现。至少他的那些祖宗们没有谁做过这样的事情,但总也要好过真的被逼的灭亡的那一刻好吧。

   倘若为了面子坚持着,最终让岷王一系杀到南京来,那个时候,他才真真是朱家的罪人,才是无颜去见列祖列宗了。

   想着如今局势如此的糜烂和艰难,朱祁镇盛怒之心下,也开始认真的考虑起邝野所说的杨晨东提议之事。“爱卿,忠胆公身体到底如何了?还有,让你们想办法联系雇佣军的事情可有什么眉目了?”

   一提起这些事情来,曹吉祥的脸色即变得十分的难看。原本还叫嚣着不能封王的他连忙把头低下说道:“皇上息怒,臣无能。”

   也不怪曹吉祥这般去说,实在是不管杨晨东还是雇佣军,这么长时间里,锦衣卫都是一无进展。

   雇佣军那里自不用说,十分完善的军纪之下,加上能获得由赤嵌城中出军资格的战士,在忠诚度上都是经过了认真考验的,加上他们不跑单帮,外人想要获知他们的底细更是难上加难。就算是锦衣卫看似无处不在,面对拥有这样军纪般的军队也是无处下手,自是难有什么成果出现。

   至于杨晨东这里,防卫之森严,便是辅兵都无法靠近,只有经历过重重考验的精锐冷锋才有资格守护其外,更不要说,还有第一、二警卫队这般的精锐中精锐的存在呢?这样的重重防护之下,想要探知杨晨东的病情,那更是有如登天之难。锦衣卫倒是派出了不少的人手,可多是无功而返,相反还有不少的落了一个失踪的结果。

   浅笑梨涡美女新年红农村写真

   曹吉祥一句臣无能,便表达出了对杨晨东和雇佣军无可奈何的态度来。这一句话又是引起了朱祁镇的怒火。“无能,无能,你们除了这一句就不知道说些别的了吗?滚,滚出去。”

   “是,是。”眼见朱祁镇又发了怒火,深知伴君如伴虎的曹吉祥马上就跪退了出去。

   朱祁镇是大明皇上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承袭了祖宗的基业。但同时他也承袭了祖宗的脾气,那就是反复无常。谁知道一怒之下,会不会重罚曹吉祥出气呢?

   大殿中曹吉祥退了出去,其它的太监们皆是低着头不敢言语,未过多久,一声重重的叹息传遍于大殿之上,谁也无法获知这一刻,所谓的真龙天子到底心中是何想法。

   ......

   高州府。兵部尚书邝野连发了两道八百里加急密信给了英宗皇上,但迟迟未见其有什么回信。正是这时,一个极为不好的消息传了过来。苗军中的天住寨首领苗金龙,也就是被岷王亲封的钦武侯正领八万大军由南宁府向他们这里而来。

   一得消息的邝野尚书便急召手下重将来到了厅前。这一刻,马威、关鹰、于光等将脸色亦都是极为的难看。

   大厅之下,斥候将军正将自己获得的战报一一讲出。“苗金龙一系乃是苗民中十分能征善战的一支军队,论实力仅次于都廒寨苗首杨文伯。出战至今,他们已经攻城掠府四座,其中攻下的小县城更是不计其数,队伍也由出兵时的一万人,发展到了现在的八万。现今正在攻打廉州府,距离我们亦不远矣。”

   “廉州府兵有多少人?”邝野直指要害的问着。

   “千人而已。”斥候将军头也不敢抬的说着。

   “嘶!”倒吸一口凉气的邝野心中清楚,怕是廉州守不住了,以千余人对八万,结果已是可想而知。

   “报!”正是此时,厅外又有斥候进入,来到了跪地的斥候将军耳边小声说了一些什么。

   就见斥候将军脸色是一变再变,随后挥了挥手,待手下退出之后,他神色慌张的说道:“刚得到的消息,廉州府将军开城投降了。”

   “什么?”忽听到最新战报的邝野身形一记踉跄,没有站稳这就向身侧栽倒。好在一旁的关鹰反应及快,伸出双手给架住了,声音也是焦急的喊着,“老师,老师,您没事吧?”

   “无妨,无妨。”强吸了一口气的邝野胸口连续而剧烈的起伏了数下之后,这便站稳了身子,向着关鹰摆了摆手。随后怒斥道:“混帐,一群混帐,受皇上隆恩,逢大战之时不思报恩,行苟且乞降之事,当真是该杀、该灭门,诛九族!”

   邝野怒声斥责着,只是可惜这一会廉州将军根本就听不到。即便是听到了,怕也不会多么的害怕吧,毕竟他如今已经投降了,且南明到底能够坚持多久,谁又能知道。

   “老师息怒。现如今廉州以破,下一定攻击目标怕就是我们高州府了,要如何应对,还要老师拿个主意出来。”关鹰眼见邝野能够自己站起,便退后两步,抱拳问着。

   “应对?还能如何?当是死守高州府,有老夫在,绝不会让这些叛逆前进一步的。”邝野人虽老态,但声如巨雷一般的吼着。

   邝野这是做出了以死守城池的决定,做为学生关鹰马上抱拳而道:“学生愿追随老师,死守高州府,死战不退。”

   关鹰的附后之声听在了马威和于光的耳中,两人略微的兑换了一个眼神之后,当下也皆是抱拳而道:“末将遵尚书大人令,死守高州府,死战不退。”

   话说马威和于光也是没得选了。他们虽然人在高州府,但实际上家人并不在这里,他们原本的防守之地也不是高州。如果现在真的与廉州将军一样,做了投降之事,怕是消息一旦传出,在后方的家人就第一时间活不成了吧。就算是为了家人的安危他们也别无选择。更何况,有兵部尚书在此,就算是他们想选择投降,也要能控制住军队才行。

   听着众将的表态,邝野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。“好好,你们的忠心皇上一定会知道,待这一次战败了敌人之后,本官定会为尔等请功。”

   “多谢尚书大人。”关鹰三人又一次低头抱拳说着。但对这所谓的请功之事,他们是不是真的会听在心里那就要两说了。

   先是统一了意见,邝野便又写了一封八百里加急着人立刻送往京都南京,将这里的形势一一上报之后,这就看向关鹰三人说道:“马上封城,同时集中城中少壮青年,助军兵守城。”

   高州府中好歹还有四万百姓,其中青壮年也有五千之数,利用好了,当是一支不小的力量。

   “老师,是不是通知忠胆公,请他一并入城来协助我们守城呢?”关鹰眼见邝野没有提及杨晨东的事情,便以为对方是着急给忘了,这便出声提醒着。

   “他们?唉,派人通知一下即可,但若是不愿入城,万不可强求。”邝野想到杨晨东提出的封王要求,便摇了摇头很是敷衍的说着。他可不认为在没有得到准信之前,小狐狸一般的杨晨东会愿意替自己守高州府而出力。

   高州府外,距离雷州府方向的雇佣军大营之中。前方战报早已经送到了这里,杨晨东自然也是知道了苗金龙领兵而来的事实。

   “呵,终于来了吗?”与邝野有着完全不同的态度,杨晨东听闻至此的时候,是没有一丁点的慌张,反倒一幅早知如此的模样。

   “少爷,我们揍他们吗?”一旁站立的虎芒一脸激动的问着。从他的话中,不是打不打,而是揍不揍,仅此一点来看,便已经说明他心中的必胜信心是多么的坚定。

   其实不止是虎芒,怕是七千多杨家军都是这般想的。冷锋的辅兵就不用说了,凭着先进于当代不知道多少年的武器让他们可以睥睨天下,不拒任何的强敌。便是临时辅兵,得以训练了这么长时间,外加优秀的战术之后也是信心满满,只想着一战之下得军功而入辅兵,早日成为精锐冷锋的一员,引人人羡慕。